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131.回京都

      此为防盗章~

    “唐先生,早上好!”林夏从休息室出来, 就看到了唐殷朗。§杂№志№虫§

    “早上好。”唐殷朗回应, 随便将手里的袋子交给林夏。

    “这是?”林夏好奇地问,他没想到唐殷朗这么淡漠的人会给他带东西。

    “给安安的磨牙饼干, 低脂没有糖分。”唐殷朗回答。

    昨晚回去后, 唐殷朗让外祖母帮他做了一些磨牙饼干,他们白虎小的时候,大人就会给他们准备磨牙饼干, 磨牙饼干很适合用来磨牙,比其它东西都好用。

    小虎崽一看就知道正处于磨牙期,没有专门的磨牙饼干怎么行呢?于是唐殷朗即便会引起外婆的疑心也要给小虎崽准备磨牙饼干。

    小虎崽专属饼干,专注磨牙一百年, 富含钙铁锌等营养成分,小虎崽成长期必备!虎外婆出品,你值得拥有!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了,安安正需要呢。”白团子自从长牙后时不时需要磨牙, 但白团子一根磨牙棒用不了多久,都不够他磨, 以至于晚上他睡觉还在磨牙, 如果这磨牙饼干管用的话就好了。

    林夏没有马上给白团子磨牙饼干,而是趁唐殷朗上去看小狗时才在休息室试了一块。

    “好硬!”林夏刚咬一口,牙齿就疼了。他艰难地吃了一块, 发现没什么问题才敢给白团子吃。

    他不是不信任唐殷朗, 而是作为一个父亲, 他要确保无害才能给孩子吃。

    白团子一吃就爱上了磨牙饼干,甚至连磨牙棒都不想用了。

    于是,一整天,白团子只要牙齿难受了,就抓着一块饼干“咔嚓咔嚓”地啃。

    看来白团子很喜欢磨牙饼干,林夏见他喜欢还特地问唐殷朗从哪里可以买得到。

    “饼干是外祖母做的,如果你需要再找我。”异族幼崽吃的饼干在外面是买不到的了,磨牙饼干中最重要的材料韧韧草也是异族独有的。

    “这样啊。”林夏望了一眼啃磨牙饼干啃得正欢的白团子,有些失望。

    磨牙饼干看来是个好东西,但是买不到总不能麻烦人家。

    “安安吃完了我会送过来。”唐殷朗看出了林夏的想法。

    “这样太麻烦了吧?”白团子显然更喜欢磨牙饼干,林夏疼爱他,只想给他最好的,但这样就太麻烦唐殷朗了。

    “没什么,外祖母喜欢做小饼干,正好顺便帮安安做一些。”唐殷朗说道。

    唐殷朗的外祖母是一位和蔼的老太太,以前就很喜欢做糕点之类的,退休后更是将这一爱好她发挥到了极致。

    “那就太感谢了!”唐殷朗都那么说了,林夏也不好意思拒绝,感激的点头接受他的好意。

    唐先生真是个好人!林夏望着唐殷朗俊朗的脸这样想着,心不知怎么的却漏了半拍。

    “我……还有事,先去忙了。”林夏被自己反常的反应吓到了,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

    怎么回事,他平时不是这样的。林夏跑到了了卫生间,用水冲了发烫的脸。

    可能是今天空调温度高了吧?林夏望着镜子里面自己那张染上红色的脸,不确定地猜想。

    今天上午几个闺蜜太太带宠物来做检查和美容,林夏和店里的人忙得不可开交,唐殷朗也没回去,而是留下来帮忙。

    “果然还是小林的技术好,瞧我家宝宝多漂亮!”几位太太很满意宠物们的新造型,对林夏一阵夸赞后心满意足地抱着宠物离开。

    “过了午饭时间了。”林夏边揉了揉酸痛的手,边抬头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超过午饭时间了。

    “宝宝是不是饿了?”林夏心疼地问白团子。白团子还小,吃的少但饿得快,刚刚他们都在忙,就忽略了白团子。都过去那么久了,白团子应该早就饿坏了。

    “嗷呜。”白团子啃着磨牙饼干,表示不是很饿。

    磨牙饼干的主要功能是磨牙,并没有太多的饱腹作用,因而林夏立即订了外卖,其中还有唐殷朗的一份。唐殷朗今天帮了他们,自然也有他的一份。

    林夏订的外卖是附近的小饭馆,路程不远而且不是饭点时间,因而很快就到了。三人二虎围在一起吃饭。

    “嗷呜!”白团子撒娇似地蹭了蹭林夏,表示不想吃青椒。

    “不行,要营养均衡。”林夏温柔地哄他吃今天订的外卖是小炒,里面有青椒,白团子喜肉食,不喜欢吃青菜,所以一般林夏都哄着他吃。

    听到这句话的唐殷朗手一颤,默默把原本想要挑出去的青椒放进嘴里,然后一脸严肃地吃了下去。

    “嗷呜~”撒娇也不能不吃青椒的白团子一脸生无可恋地吃了,尾巴无力地垂着,直到吃到了肉才恢复活力。

    愉快的午餐时间过后,几人休息一番,又投入到工作中。

    令林夏惊讶地是,唐殷朗没有回去,直到下午宠物店关门。

    一连几天,唐殷朗早早就来,和他们一起上下班,简直就是一免费劳动力,不收钱只需要包吃的那种。

    唐殷朗总是跟在林夏身边,学习如何照顾宠物。两人几乎时时刻刻相处,距离也拉进了不少。

    唐殷朗很绅士人也很好,他体贴地照顾每一个人,包括白团子,礼貌而恰到好处,这样林夏对他更是好感剧增,把唐殷朗的定位从客户变成可以结交的朋友。

    不可否认,与唐殷朗这样的人做朋友是件愉悦的事情,即使唐殷朗不爱说话。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和咨询对象。

    慢慢的,唐殷朗已经驻进了林夏的生活里。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林夏关了吹风机,然后像小仓鼠道歉,都是他没考虑到小仓鼠没有接触过吹风机,害得小仓鼠受惊了。

    “这个叫吹风机,用来吹头发的,你看现在头发是不是湿湿的,用了这个头发很快就可以干了。”林夏像小仓鼠解释。

    “吹……干……干……”听了林夏的话,小仓鼠同意试一试。明明很害怕,身子还不断颤抖着,但小仓鼠还是乖乖地站着。

    林夏又一次被萌坏了,捂住受到被萌物重击的小心脏,开始给小仓鼠吹头发。

    “好了。”林夏摸了摸小仓鼠的头发,觉得干得差不多了,就关了吹风机。“接下来我们剪头发。”

    林夏让小仓鼠坐好,他拿出剪刀,咔嚓咔嚓地剪起来。

    把过长的头发剪短,再剪成当时大学生们流行的发型,小仓鼠变成了小鲜肉。

    “嗯,不错。”林夏越看越喜欢。

    此时,小仓鼠也从镜子里看见了自己。他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人是他。他挥挥手,镜子里的人也跟着挥手。他瞪大了双眼,镜子里的人也跟着瞪大了双眼。

    这真的是他吗?就跟路上来来往往衣着光鲜靓丽的男男女女一样,再也不用被别人唾弃被被人打骂驱逐了吗?也不用被别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吗?

    ……

    “怎么了,是不舒服吗?”林夏见有泪水在小仓鼠眼里打转,以为他不舒服。

    “不……是……”见林夏误会了,小仓鼠赶紧解释,“我……我……高……兴……”

    “高兴就好。”林夏摸摸他的头,“好了,我要去做饭了,你个和宝宝一起看电视吧。”

    林夏把小仓鼠带去客厅,让他和白团子看电视。

    “嗷呜?”(⊙o⊙)哇,这是谁?!白团子没有认出变化后的流浪汉哥哥。

    “这是今天和我们一起回家的哥哥。”林夏笑着说。

    “嗷呜!”哥哥好好看!小孩子实话实说。

    “猫……可……爱……”显然,小仓鼠把白团子认成了大猫。

    “宝宝,你和哥哥一起看电视,爸爸去做饭。”林夏笑着说,他没有刻意告诉小仓鼠宝的身份,且不说这种事难以置信,而且说了小仓鼠也不一定理解。

    “嗷呜!”好!白团子回答。

    林夏进入厨房,白团子和小仓鼠在客厅看电视。

    “嗷呜?”哥哥,我们看猫和老鼠吧!白团子问小仓鼠。

    “?”小仓鼠听不懂白团子的话,同样瞪着大眼睛疑惑地看向白团子。

    为什么这只猫咪不是像小喵一样喵喵叫,而是嗷呜?

    “嗷呜?”为什么看我?

    “啊……猫……喵……”小仓鼠想像同小喵对话一样和白团子对话。

    “嗷呜~”好,哥哥也像看猫和老鼠,让我们一起来看猫和老鼠。白团子听到小仓鼠说猫狗,立即用肉肉的爪子摁遥控器,将台转到少儿频道。

    “嗷呜~”哥哥,你看那只小小的是老鼠吉米,那只大的是猫汤姆。白团子给小仓鼠介绍动画片的主角们。

    ……

    客厅其乐融融,厨房里,林夏淘米煮饭,洗菜切菜,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两荤一素一汤应该够了。”林夏心想。

    “嗷呜嗷呜!”爸爸快接电话,明杰叔叔来电啦!白团子录制陈明杰的专属来电铃声响起,林夏擦干净手接电话。

    “喂?明杰。”

    “小夏夏~”陈明杰的声音腻极了。

    “怎么了?”就算是习惯了陈明杰的声音,林夏再次听到还是忍不住起了身鸡皮疙瘩。

    “待会我要过去蹭饭,记得煮我的那份啊。”哦,原来是这样。

    “肯定会有你的份。”林夏说,“对了,我家今天有客人,希望你不介意?”

    “谁?我认识吗?”哼,小夏夏除了他竟然还有别人。

    “一个流浪汉,今天他送小猫来店里治疗,我就收留了他。”陈明杰是他最好的朋友,两人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是吗,有趣。”陈明杰又发现了好玩的事。

    “……”两人虽然是好友,但林夏很难搞懂陈明杰的脑回路。

    “我正在开车,很快就到你那了,先这样,拜拜!”在林夏看不见的地方,陈明杰启动车子前行。

    “嗯,注意安全。”林夏叮嘱。

    由于陈明杰要来,林夏又多做了几个菜。由于陈明杰经常来他这里蹭饭,林夏知道他的口味,就多做了他的喜欢的菜。

    等林夏把菜摆上餐桌,陈明杰也到了。

    “我大老远就闻到了香味了!”陈明杰一边换鞋一边说。

    “先去洗手。”林夏瞄了一眼陈明杰的手。

    “遵命。”陈明杰哼着小曲去卫生间洗手。

    洗完手出来,陈明杰看见了一个漂亮的男孩,他忍不住吹起口哨。

    “这个漂亮的男孩是谁?”陈明杰一边坐下一边问林夏。

    “小仓鼠,就是今天我跟你说的客人。”林夏回答。

    “不错嘛,超乎想象。”陈明杰对流浪汉的一贯印象瞬间被小仓鼠颠覆了。

    “小仓鼠你好,我叫陈明杰,是林夏的朋友,以后你就叫我杰哥。”陈明杰转向小仓鼠,做自我介绍。

    “杰……哥……”知道陈明杰是林夏的朋友,小仓鼠开心地打招呼。

    “来,喝汤。”林夏给小仓鼠盛了碗汤。

    小仓鼠没有过在餐桌上吃过饭,他畏手畏脚的,什么都不敢做。

    “不用担心弄坏什么,你觉得舒服就好。”林夏看出了他的紧张。

    “好……”有了林夏的话,小仓鼠渐渐放开了手脚,吃着林夏夹过来的菜,幸福得眯起了眼睛。

    “咔嚓!”陈明杰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太可爱了,我要拿来做壁纸。”

    照片中小仓鼠正在啃鸡爪,眼睛眯成了月牙状,看起来幸福得不得了。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吃完饭林夏和陈明杰在洗厨房洗碗。

    “小夏夏,你打算怎么安置小仓鼠?”身为好友,陈明杰平时不着调但关键时刻还是正经的。

    本来想进店看看的客人听到里面一阵阵犬吠,刚踏进来的一只脚又退了出去,吓得一溜烟跑了。但老顾客大多数都见过这种画面,他们非但没有吓到还进去围观,甚至有把自家狗狗带来的也放进去一起玩。

    大城市哪都好,就是能给宠物玩乐的空间不多,到处是高楼大厦、马路车流和行色匆匆的人群,宠物们只能关在家里,只有主人有空的时候拉着绳索带他们出去遛弯。

    有的顾客见到林夏这里一堆狗狗一起玩,就开玩笑说林夏这边是动物幼儿园,想一想还是挺有道理的。

    “你好!”店里走近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看起来像个初中生。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男孩白白净净眉清目秀,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

    “我看店外面招兼职,想进来问问。”男孩很有礼貌地说。

    “你是想应聘还是帮别人问?”林夏觉得男孩最多读高中,看起来不像很有空的样子。

    “是我想应聘,我想做兼职。”男孩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他为了找兼职做,已经跑了好几家店,尽管他说他有时间也不怕吃苦,但因为年纪的关系都被拒绝了。

    “你今年多大了?”林夏看男孩不是热天也出了汗,就猜到他已经跑了很多家。林夏不忍让他希望破灭。

    “我今年16了,不过身份证刚办,还没能拿,这是我的学生证,您可以看一下。”男孩见林夏问起,仿佛看到了希望,赶紧拿出可以证明自己不是童工的、带有身份信息的学生证。

    “你还读书吧?”林夏接过学生证,想了接男孩更多信息。

    “我现在上高一,课不是很忙,而且我是走读,有很多空闲时间的。”男孩说道。

    “这个你不担心做兼职会影响学习吗?”林夏不太明白一个正在读书的孩子为何想要做兼职,现在的学生应该以学业为重吧?他的家人同意了吗?

    “不会不会,我的学习成绩很好的,不……我不是自夸,您不用担心的。”男孩为了这份得到兼职说了很多。

    “那你家人同意了吗?” 看男孩如此尽心尽力地想要一份兼职,而且他也保证自己的学习,林夏心里也有了决定。

    “同意的。”

    得到男孩肯定地回答,林夏同意男孩来店里做兼职,他细心地问了男孩可以上班的时间,以及跟男孩谈了薪酬待遇等问题。

    寒假还没结束,因此男孩这段时间都有空。

    跟男孩签了协议后,林夏开始带男孩熟悉宠物店和教他要做的工作,男孩很勤快也很聪明,只要教一遍就能学会了,林夏觉得自己捡到宝了。

    男孩叫陈耀光,林夏从与男孩的聊天中得知,男孩是江城某县,去年九月份到城里读高中,家里人都住在乡下老家,他现在借宿在姑母家中。

    “这是一个努力上进又体贴的孩子,跟宝宝一样。”林夏看看认真工作的男孩,又看看认真练习跳跃的白团子,心想。

    玩了一个上午,白团子虚软着身子摊在地上,任跳跳球在他旁边滚动。另一边的空地上,同样躺了几条狗子和一个王子钰。

    王子钰像咸鱼一样摊在地板上,旁边紧挨着威风。

    累累累!究竟是他逗狗还是狗玩他,嘤嘤嘤……

    唐殷朗也不管价格昂贵的西装裤子,直接坐到白团子旁边,用手帮白团子按摩。

    剧烈运动过后要按摩才行,这样小虎崽明天一觉醒来才不会浑身难受。

    “呼噜噜……”唐殷朗的力度刚刚好,白团子舒服得发出愉悦的声音。

    李豪幽幽地瞥了一眼这边,然后起身走到王子钰身边。

    “哇呀呀!”王子钰内心狂叫,看着大块头的李豪,生怕一脚踩到他身上,从王子钰的角度看,李豪的腿就像擎天柱地腿一样粗长。

    李豪坐下之后,学着唐殷朗的样子,给王子钰按摩,吓得王子钰瞪大了双眼。

    李豪第一次帮别人按摩,力道拿捏得不好,王子钰痛得叫出声。李豪说了句抱歉,力道变温柔了许多,王子钰终于变得一脸享受。

    一个球飞狗跳的上午过去了,众人订了外卖,一起吃午饭。

    林夏将店里的新员工陈耀光介绍给大家认识,他们才知道店里来了新人。没办法,大家都玩疯了……

    下午因为有了新员工和闲得无聊的李豪,林夏清闲得很,索性给店里的猫猫狗狗洗澡,唐殷朗帮他忙。

    一堆毛绒绒扑通扑通被林夏放进大水盆里,自觉一点的会自己跳进去,不自觉的非要等林夏亲自抓下水。

    “汪呜……”“喵呜……”

    “嗷呜!”白团子挪着小碎步过来凑热闹。

    林夏习惯了毛绒绒三重奏,倒不觉得有什么。他转头看了一眼唐殷朗,果然发现他有些不适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