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67.抱错千金(二十一)

      “想不想吃大香蕉……?”长大成人的少年满嘴酒气,舔舐着吴真的耳廓。∧杂∏志∏虫∧

    他肆无忌惮地攻城略地, 一点不给吴真反抗的余地。

    吴真的手接触到了那个她曾经口口声声想要养大的东西, 她的右眼皮跳了跳,颇有经验的她明白, 以自己如今的状态, 非但吃不下,还会被噎死:“现在换口味了,想吃小香蕉, 甜,还好吃~”

    “嗯……?”崔明夷拉下吴真长裙的拉链,一只大手伸了进去,握住她纤细的腰肢, 慢慢往上……

    熟练地解掉Bra,用大手包住一侧。

    这两年来,两个人探索过很多,这种程度早就已经解锁了。

    感受到他大掌的动作, 修长有力的手指有规律地夹着那个地方,一股战栗从脚趾升腾, 吴真抵着他的肩膀, 闷哼出声,“轻……轻点……痛……”

    “要不要……嗯……?”崔明夷吹着气,手指加重了力道。

    脚趾蜷曲, 她鼻子一堵, 抽着气道, “崔明夷……你……你个龟孙……”

    耳边一阵低沉的轻笑,他的声音烘得她耳膜酥软,“我是龟孙,你是什么?”

    说着,将她浑身一剥,直接抗上了肩,“龟孙抢来的媳妇,一辈子都是他的。”

    “给他抱、给他亲、给他睡,还给他……”崔明夷把她放进了浴缸,褪下自己的衣裤,放了水,两只长腿迈进来,一寸一寸压下来,“还给他……下崽。”

    临死之前,她本来很想再挣扎一番,这活计到床上弄,比水里理应还是要好一些。

    可男人哪里还听得进去,他的意愿是那样迫切,他想要她,想了两年多,想得发了疯。他那样疯狂与自私,他不止要她做他的女朋友,还有妻子、家人、他的一切。

    “明夷,明夷,你饶了我,会死的,真的会死的……”吴真眼睁睁看着那柄凶器刺了进去,吓得哭了出来。

    他亲了亲她的脸颊,温柔的说,“别怕,咬我。”

    说着,肩膀递了过来。

    他嘴上说得温柔,实际行动却凶狠无比,一点不给她逃避与挣扎的机会。

    临死之前,吴真巴巴地咬上了那块硬邦邦的肩头,她瞥见盥洗台旁柜子上的那块直尺。

    心底涌上一丝哭笑不得的情绪,又是暖,又是酸。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啦……”细若蚊足的声音,好像撒娇。

    少年吻上了她的嘴,舌苔卷起,浓得化不开。

    那一瞬间,少年的腰坚定一挺,开疆扩土。

    她脸色卡白,双腿紧紧地锁住少年的公狗腰,须臾间……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她发誓,生孩子也要不了这么痛。

    ……

    中间她醒了几次,模模糊糊看到在上面耕耘的少年,又痛得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吴真整个人都是瘫痪的,没一处能正常运动。

    脸颊旁,是另一张熟睡的面孔,鸦翅一般的睫毛上,阳光洒了下来,在他的面颊上堆积了好看的阴影。

    少年的眼尾上挑,唇角含笑,那样温馨而幸福,吴真明白,他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

    她伸出手指,一点点勾勒他的轮廓。

    真像,真像啊……

    那个深埋心底的人,她知道,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把他当过替身,和那个人在一起的五年,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快乐。

    “你到底是谁?”

    “真的崔明夷,还是……?”

    ……

    大一时候,沈家在学校旁边给吴真与崔明夷买了两套房。

    到了大四,房价已经涨到了原本价格的十倍。

    期间发生了几件影响他们人生的大事。

    崔家内斗几败俱伤,最后为打压崔家得胜的势力,竟有人为瞿辛与崔明夷翻案,将崔明夷请入局厮杀。

    只是那些人没想到,当年赶走的狼崽,如今已长成了头狼。

    年纪轻轻的崔明夷手段狠辣,入局后很快掌握了主动权,查清了当年父亲死亡的真相。拿捏住几家把柄的他不仅拿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财产,更是啃到了比预计多得多的肥肉。

    这些年来,吴真一直陪伴着他,两个人相互扶持着一步一步走下去。

    大四的那一年,她怀孕了。

    八个月的时候,两人领了证。

    结婚三周年之际,崔明夷包了一家五星级餐厅,跟她一起庆祝。

    这一天晚上,吴真给崔明夷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贫穷又愤青的少年,他叫做小崔。”吴真说道。

    “哦?他和我一个姓啊……”崔明夷刮了下爱妻的鼻子,“是不是你讲的每一个故事男主,都可以无缝带入你老公我……”

    “啧,认真听,别打岔……”吴真拍下男人的爪。

    【小崔是个贫穷又苦逼的少年。

    高二那年,母亲死了。

    高考之后,原本约定填报一个学校的青梅竹马背弃了他,远走他国。

    天高地远,他很孤独,他认为全世界都是不喜欢他的。

    为了赚取大学学费,小崔去了一家高档餐厅打工。

    在那里,他遇到一个颇为烦人的值班经理,年龄不大,毛病超多,这个值班经理叫做徐兰兰。

    徐兰兰总是找他麻烦,以最高的标准要求他,督促他做很多服务生根本不用做的事情。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徐兰兰却把最高的奖金奖励发给了他这个兼职的打工者,由于他这一个月来辛勤做的工作,同事们看在眼里,竟然没有一句异议。

    这是小崔人生第一次得到了别人的肯定。

    他本来早已写好了辞职信,那一晚,他烧了那封辞职信,留在这家餐馆继续工作下去。

    长期的接触下,他发现,平日里硬邦邦的徐兰兰其实是个正直又真诚的人。

    半年之后,他向她告白了。

    没想到女孩却捂着脸哭着拒绝了,她说她只是一个小学毕业的农村人,而他是个光鲜的名牌大学生,总有一天他会展翅高飞。

    她,配不上他。

    小崔拉着她,第一次鼓起勇气抱了这个瘦弱的女孩,他炽热的胸膛给了她力量。

    他瞧了瞧怀中的女孩,她的脸蛋红红的,很可爱。

    像只固执又倔强的小松鼠。

    那段时间他们很快乐,徐兰兰的到来,令小崔忘却了了无亲人的悲伤,亦忘却了初恋情人的背叛,他真正地接纳了这个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女孩。

    两个人相互扶持着,走过了他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

    意外之喜来得很快,小崔收到了来自他家族的邀请,他们其实是把他当做制衡其他几支的棋子。

    没想到棋子反客为主,拿捏住各家把柄,抄家似地卷走了崔家大部分的财产。

    那一天,是小崔跟徐兰兰认识六周年,两人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约会。】

    “就像现在这样么,星星?”现实中,崔明夷扬眉,这些年来,他轮廓越发深刻俊朗,意气风发,“我记得徐兰兰是你以前的名字。”

    “你是在编咱们故事的另一个版本么?”

    “他们俩的这次约会比我们早,他们是在一年以前,咱们是在一年后的今天。”吴真抚摸着他的脸颊,“你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么?”

    吴真知道,这一天,是她命定的死期,无论她怎么逃,死神都不会放过她。

    “那一天,崔家人在餐厅里安了炸……”弹字还没说出去,她的眼前飘来朵朵斗大的雪花。

    “造雪机,从H国专门运来的,喜欢这个礼物吗?”崔明夷捧了小小的雪点。

    吴真点了点头,她事先叫人做了整层楼的安全检查,应该不会再发生爆炸——

    砰!!!!!

    她事先叫人检查了整层楼的安全设施,保证崔家人不会在里面安放□□,但她漏了一个,她事先完全不知道的设备——造雪机。

    就在那一刻,崔明夷扑倒了吴真。

    火势汹汹,餐厅里人很少,除了他们两个顾客之外,就是寥寥的几个服务员。

    此刻,这些服务员伤的伤,逃的逃。

    吴真的记忆不禁到了那一天,也是这样一场大火——

    【徐兰兰和崔明夷被困在餐厅里,崔明夷为她挡了致命一击,背部严重烧伤,转眼间就不行了。

    “明夷,明夷,你醒醒,咱们要逃出去,咱们不能让那些坏人得逞……”徐兰兰不敢哭泣,她拍打崔明夷的脸颊,试图让他清醒一点。】

    现实中,吴真身上一重,近在咫尺地,是崔明夷如释重负的一张脸,“星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的气息那样微弱,很难想象昨天的这个时候,男人还压在她身上胡作非为,那样活力满满,那样……有着用不完的精力。

    “振作起来,崔明夷,振作起来!”吴真突如其来心中一紧,记忆,又不可遏制地回到了上一世。

    【徐兰兰将手帕浸泡在柠檬水里,捂着崔明夷的口鼻,“明夷,坚持住,我带你出去。”

    一个弱小的女子,背起了大男人。

    她踢掉高跟,在火海里寻找出路。

    很快,她找到一条能够通往外间的通道,徐兰兰背着崔明夷,艰难地光着脚向那个方向奔跑。

    她的双脚,被赤焰灼烧,大火吞噬着她的皮肤。

    女孩子咬着牙,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比起自己,她更担心崔明夷的安慰。

    “快出来,客人,快出来啊!”有一个服务生还存有良知,没有立即逃命,而是寻找着他们。

    服务生找到了徐兰兰二人,在门口不停呼喊着,浓烟滚滚,刺进他的口鼻。

    就在逃出那间餐厅的前一刻,天顶的吊灯摇摇欲坠,徐兰兰察觉到了,使出吃奶的力气翻身滚动,借力抛出了崔明夷。

    她自己则被吊灯砸中了。

    醒来时,她失去了自己引以为傲的一切,她的双腿、声带、容貌……

    她从一美丽的女孩,一夜之间,成了一个容貌丑陋、身患残疾的怪物,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是崔明夷的爱。

    徐兰兰是自卑的,在她眼里,他那样好,她倾其所有也配不上他。

    她以前以为,自己能给崔明夷的还有这张脸和曼妙的身躯,除此以外,自己只有一群贪得无厌的家人。

    而如今,她什么也没有了。

    然而崔明夷却一如往昔地爱她,他一手一脚地照顾她,帮她上厕所,给她擦拭身体,学着做最好吃的饭菜……

    到了夜里,他小心翼翼地索取,他一声又一声地喊着,“兰兰……兰兰……”

    徐兰兰几次想要寻死,最后都放弃了,她放不下崔明夷……放不下……

    她的一生何其有幸,能遇到一个他,她从来不后悔救了他,从来,从来……】

    吴真从记忆里惊醒,他怕打崔明夷的脸颊,“明夷,明夷……”

    “星星,快跑,别管我,快跑……”崔明夷清醒过来,他的背部重伤,伤及了内脏,一时之间,再没有了任何力气。

    吴真摇头,她赶紧拿起餐帕浸湿了给崔明夷捂住,“省点力气,都是孩子爸了,咱家孩子不能失了任何一个,知道么?”

    一想到家里的宝宝,崔明夷燃起了活下来的希望,下一秒,他看到吴真背部对着他,“上背。”

    “不,我怎么能……”崔明夷做不到。

    “别废话,我要你活着!”吴真踢掉高跟鞋,“快点,宝宝等着我们!”

    崔明夷无法,挣扎着挂了上去,他出气多进气少,始终保持着一刻清明。

    吴真体会到了徐兰兰的那种痛,真的很痛,火燃烧着皮肉的声音,她的脚似乎都被烤糊了。

    即便是这样,吴真仍一步步地朝着那条唯一的通道走。

    “阿真,今天,你一定会死的。”识海里,响起了橘的声音。

    “放下他,你们一起死在火海,这样他的爱就会对你至死不渝。”

    至、死、不、渝——这是徐兰兰对这次任务提的要求,她爱着崔明夷,疯狂地爱着他。

    爱到……想把他一起拖入地狱。

    “星星,放下我,我感觉我能走了……”崔明夷的声音那样虚弱。

    “闭嘴,孩子他爸。”吴真的话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崔明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她,猝然摔在地上。

    吴真赶紧上前,他一手支撑着,颤颤巍巍站了起来,“我不要……星星,不要你一个人承担,我是男人……”

    他不要,他的上官星一个人背负那样的疼痛与命运。

    “你!”吴真恨铁不成钢,他这样活得下来才怪,血浸染遍了她的裙子。

    “我们……一定能……都活下来……”崔明夷的眼神无比坚毅。

    言罢,他靠着她,坚强地迈开步子,一路流尽了血。

    “……滴……”脑海里一阵忙音。

    “开启特殊结局通道。”一个机械的声音道。

    “阿真,这个结局,才是故事真正的结局,它太不符合一个玛丽苏的故事了,所以没被记载进小说里。”橘哽咽道。

    “我给你说过,小说,并不是真正的故事本身,它是片面、夸大的,甚至……杜撰的……”

    【那一场沈卿卿安排的捉奸,令崔明夷短暂失去了理智,他就跟疯了一样,差点将那个“奸夫”打成残废。

    那一天,他的情绪都被这一件事引导,以至于喝下了沈卿卿下了料的酒。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女巫的药,能让时间回溯的话,崔明夷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回到那一天,他误会徐兰兰的那一天。

    他的手机被打爆了,别人说,徐兰兰死了,死于因出轨愧疚的自杀。

    太可笑了,她怎么会出轨,他怎么又会相信这样的胡扯。

    只是他一听到那句话,见到那个场景,他脑子里的一根弦突如其然地,就断了。

    他能忍受这世上一切的冷漠、辱骂、栽赃、贫穷、孤独,却不能容忍徐兰兰一丝一毫的背叛……她是他的,融入骨血,浸入血肉,撕裂灵魂……

    她是他的,他无时无刻不想看着她、抚摸她、拥有她、进入她,甚至囚禁她,谁也不能从他这里夺走她,谁也不能……

    所以见到那个所谓“奸夫”的那一刻,他崩溃了。

    然而他没有想到,只是短短一夜之间,竟然是永远的诀别。

    崔明夷永远无法原谅自己,他更无法原谅的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他暗中调查出了这一事件的真相,理清楚了两家横亘的脉络。

    原本,让沈卿卿进公司,其实是因为母亲临终时的嘱托,让他照看好邹敏与她的女儿。

    如今他知道了,邹敏真正的女儿,是他的兰兰。

    既然兰兰死了,他就要他们所有人尝到与他同样的痛苦。

    于是,他戴上了精致的面具,丑恶的,令他作呕的面具。

    他借钱给沈卿卿,扶持沈家,照顾徐家,做足了所有的面子,他要将他们捧得越发地高,然后摔得越发地狠。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一开始,他们确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沈卿卿以为自己拥有了地位与爱情,徐猴子开着豪车作威作福,徐花花肆无忌惮地欺压同学,徐老太、徐家通、钱小云都过上了人上人的生活。

    邹敏也是那样快乐,她诚心诚意为沈卿卿祝福着。她为了养女,不惜牺牲自己的亲生女儿。

    慢慢地,在崔明夷的作梗下,沈家股票狂跌,遭遇前所未有的恶意攻击,以至破产。

    徐猴子撞死了人到处逃窜,徐花花被人泼了硫酸,沈卿卿遭人举报作品抄袭,一夕之间臭名昭著。

    所有人都来求他,求求他们的救世主,来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多次的仗义相救,已经让这群人相信,这世上,没有崔明夷摆不平的事。

    也让这群蠢人真的相信,崔明夷被他们蒙混过去了,徐兰兰终究只是他们的炮灰。

    崔明夷将所有人召集起来,把他们请到了他新打造的庄园,一个位于偏僻的山林里的豪华别墅。

    那天的菜是崔明夷亲自下的厨,这是他为了徐兰兰才学的手艺。

    众人吃得酒足饭饱后,徐猴子第一个开了口,“崔哥,那个女人太可恶了,我都赔了十二万,已经够买她丈夫那条烂命了,她还不肯罢休!你得帮我一个忙,教训她!”

    崔明夷一笑,微微颔首。

    徐猴子心下一安,“谢谢崔哥。”

    徐花花迫不及待地开口……直到最后,钱小云才回转过来,“咱们要不要给奶奶带些吃的上去,她老人家还没吃饭呢。”

    她指的是徐老太,一来庄园便不舒服,早早被扶上了楼休息。

    “她就在这儿啊。”崔明夷微笑着开口。

    “哪里?!”众人惊讶。

    “你们的……肚子里。”崔明夷的笑变得那样渗人。

    徐老太是他第一个杀的人,是这个老女人,换了兰兰与沈卿卿,毁了他爱的人一生。

    所以第一个死的,是她。

    他把徐老太做成了一道肉菜,让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吃了下去。

    崔明夷在菜里下了药,这群人反应不及,都倒了下去。

    他将他们关进了地下室,这些人……单纯用法律的手段来惩罚,都太轻了……

    一个月,他用了一个月来折磨他的囚徒们,直到最后一个人断了气,他拾起掉在地上染血的白刃,抬头望着地下室那口气窗外的明月。

    他为她报了仇,千千万万遍,折磨那群该死的恶人。

    到头来……浑身是血的崔明夷捂着脸像个孩子一样哭了,她还是回不来,她永远都回不来了……

    庄园燃起了大火,焚烧尽一切罪恶。

    崔明夷躺在床上,抱着徐兰兰的骨灰罐,烈火席卷了他的身体,他终于明白了,那时候徐兰兰被火焰一寸一寸焚烧的痛苦。

    “其实我最恨的是我自己,为什么那时候不相信你……”崔明夷蹭了蹭骨灰罐,“兰兰,我就是这么坏的人,你说……我……还配得上你吗?”】

    吴真:“……”

    “徐兰兰没有看到最后那一刻吧……”吴真在识海里道,“所以她误会了崔明夷,才许下了这个愿望。”

    其实,崔明夷早在上一世就给她报仇了。

    其实,他一直爱着她,至死不渝。

    天顶的吊灯摇摇欲坠,两个人走不快,吴真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不是上官星,我叫吴真,以后在阳光下好好活下去,别带仇恨,也不要再想我。”她在他耳边,低声呢喃。

    “养大我们的孩子,再娶一个老婆,好好地过下半辈子。” 她知道,他一定听得到

    “记住我的话,还有……”

    “我爱你。”

    ——无论你是崔明夷,还是慕闲。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吴真一把将崔明夷推了出去。

    崔明夷挣扎着回过头来,大火吞噬了那个女人,她在火焰中笑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