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339.第339章 诡变

      幽暗的大殿里,仿佛四处布满刀剑, 只要轻轻一动哪怕一步, 也许便会尸骨无存。の杂ζ志ζ虫の这样紧绷的气氛里, 忽然冒出来这样一句慨叹的言语,只让人觉得一股寒意从骨子里冒出来,让人颤栗!

    不管是藏在暗处的小金,还是站在殿中的夜航船堂主,都是不认得此人的。

    可若见愁在此,甚至是不需要看到对方的容貌, 只听这独特的嗓音, 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判别出乎他的身份——

    昔日仙路十三岛上,一朝闻道,化生成人的大妖, 蜉蝣傅朝生!

    甲子之前, 他曾现身西海大梦礁,脚踏鲲鹏,破浪而去。那一股纵横的惊天妖气,被远在昆吾的横虚真人摇摇感知, 派出了不少弟子前往查探。

    可彼时,他已经横渡西海,往人间孤岛去了。

    再回十九洲时, 满身纵横的妖气已能收敛自如, 纵是横虚真人这般强大的所在, 亦未能发现他踪迹——虽然, 他当时就在昆吾外,九头江上。

    如今,他其实是才从极域回来。

    本来……

    是准备去看看故友的,谁能料想,随意一开宇目,竟然在附近发现了这一股隐藏极深的、熟悉的气息……

    巨大的蜈蚣形状的雕像,漆黑的身子,没有眼睛的头颅。

    那一张像极了昆虫的面部,便随着其头颅的转动,对准了此刻站在门口的自己。明明没有双眼,可却给人一种周围有一万双眼睛在看着的感觉!

    强横!

    邪恶!

    甚至充满着一种仿佛随时都能燃烧,需要无数鲜血去祭奠的暴戾!

    一股磅礴的气息,在雕像的身周滚动着。

    祂“注视”着傅朝生,“看”着对方这与人无异的模样,脑海中,却苏醒了最久远、最久远的记忆。

    那些被尘封的伤和痛!

    他终于是没有忍住,大声地笑了起来:“故族,哈哈哈,故族——汝等叛徒,亦配称本尊故族?!”

    声音里,是一股强烈的恨意,辛辣的嘲讽!

    语毕,竟是一声近乎疯狂的嘶吼:“吼——”

    狂猛的声浪,几乎掀翻了整个大殿的屋顶!

    “噼噼啪啪!”

    几与大殿齐高的庞大雕像表面,顿时如同被这声音震破,出现了无数深红色的裂痕,无数甲片一样的石屑从雕像上剥落下来。

    就好像是一头远古凶兽,从沉睡中醒来,抖落自己满身的尘埃!

    浓郁的黑气,从雕像的裂缝之中钻出,在大殿的上方凝聚成一道有形的蜈蚣形状的虚影,竟然直接揉作一团,如同粘稠的黑云,朝着傅朝生一裹而去!

    一者庞大,一者渺小。

    这场面,何异于天之将塌,而蝼蚁立其下?

    藏于暗处的小金,平日也算见过不少的大场面了,但在此阵仗之下,心神早已失守,一时没留神,便是“啊”地一声惊叫了出来!

    傅朝生那因严峻而冰冷的目光,立刻便投了过去。

    小金心中顿时一凉,亡魂大冒,心道这回真的是要玩儿完了。可没想到,在看到他的瞬间,对方目光中竟掠过了一点讶然,随后竟然一笑,宽大的艾青色袖袍一挥!

    “呼啦!”

    一阵大风,顿时吹卷而起!

    小金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受控制起来,一下被这一阵风携裹着,连东南西北都找不到了!

    一个眨眼之后,再睁眼一看,面前哪里还有什么奇诡的大殿和雕像?

    江风冷冽吹来,江面上则行驶着许多黑色的大船,竟然是乌鸦渡口!

    “搞、搞什么?”

    小金简直看傻了,使劲儿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见。不过就是一拂袖卷起一阵风而已啊,怎么他就出来了?

    “我都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啊?他谁啊他……”

    用脚趾头都能感觉出来,这殿中的情况绝对不一般。

    小金出身西南世家,又去左三千小会上折腾过一圈,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可拥有那雕像给人感觉的人,却根本找不出一个来!

    就连那个穿着一身艾青色长袍的男人,都给他一种深不可测之感。

    如果不是那个人忽然卷了袖子吹了自己一把,说不准他已经翘辫子了!

    小金想想都有些后怕,可又十分不解:这人自己一点也不认识啊,怎么人家好像在救自己呢?

    “我这些年都在家关紧闭,根本不认识这么厉害的人啊……”

    见了鬼了。

    小金左思右想都不明白,人站在乌鸦渡口的渡头上,差点挠破了头,直到一阵江风吹来,才忽地打了个冷战。

    因为,他想起了一些比殿中所见,更重要的事。

    “啊啊啊啊天啊!”

    一声凄惨的嚎叫,顿时在澜河岸上响起,小金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哭喊起来。

    “完了,完了。我还没找到白银楼啊!这下左流怎么办,擂台怎么办,啊啊啊……”

    亏他还主动找那个崖山的大哥哥,说自己要帮忙打擂台,一起救左流。

    结果现在……

    放眼一望四周,小金只觉得眼前每一条以路都像是一条扭曲的线,一条条路相互交叉到一起,简直像是一团理不清的乱麻!

    白银楼?

    夜航船?

    刚才走过的路?

    统统没有印象了!

    迷路了,又。

    这样的四个字,忽然就出现在了他的心中,两行凄凉泪,一下不受控制,刷刷地挂了下来……

    “虽然丢脸,但还是去问个路好了……”

    *

    “嗯?”

    白银楼,先前在对战恶僧善行时有负伤的白寅,已经离开了隔岸台,回到了雅间内,这才刚吞服下一枚疗伤的丹药,还未来得及细看隔岸台上的战况,袖中藏着的通讯灵珠,便忽然轻轻地动了一动。

    有人传讯给自己?

    白寅一怔,手指轻轻往虚空中一拈,那一枚圆润可爱的灵珠便已经出现在了他指间,一道浅绿色的莹润光芒,直接从灵珠中透出,一下钻入他眉心。

    下一刻,他嘴角便狠狠地抽搐了起来,心里只有一种恨得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感觉:“这个金家的小子,简直比师尊还不靠谱!”

    他居然又迷路了!

    现在还在乌鸦渡口!

    这别是以为白银楼在夜航船那边吧?这压根儿就是两个地方两回事啊!

    “还好见愁师姐来了,靠你来打擂台我能疯掉!”

    白寅无奈极了,忍不住自己嘀咕了一声,到底还是持了灵珠,仔细地跟小金交流起来,为他一一指明道路。

    因为小金的方向感实在是太差,他只觉得说起来都累,倒一时没顾得上看隔岸台上,更没有注意到他的对面。

    那是一间悬价至今,都没有出现过一个人,也没发出过一点声音的雅间。

    手指离开了竹帘,那一条被扒开的缝隙,也渐渐合拢。

    薛无救的眉头皱得死紧,只道:“你这一位白寅师弟,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事情。这倒是奇了,先前说是有人会来一起打擂,但如今却是半个人都没见着。什么人能迷路到这境地?”

    “……”没有回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