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怎么个意思?”冯援增有点儿懵。∨杂∏志∏虫∨

    众人矜持的板着脸,忍住笑,强制自己不去看他那张蠢萌的脸。

    魏工信也只是点到为止,他有更重要的话,放在后面呢。

    “沈家老太爷对于沈知周的要求不置可否,只是把选择权给了沈之行,并表示,他即便选择了姓周,他现在在沈家的位置和待遇,都不会变,沈家会一如既往的培养他,支持他。”

    “哟,这话说的,这事儿做得,真是个老狐狸!”冯援增咧嘴一笑,“这我要是那沈之行,也做不出白眼狼的选择!”

    “可不是么!尤其是在他爸已经做出了出尔反尔的举动之后,他肯定不能够重蹈覆辙。”对沈之行了解甚多的陈铎,点头应和。

    “猜的还挺准!”沈亮和一边儿把窗户推开,让空气流通;一边儿笑着回头看向冯援增。

    “嘿嘿!是吧!我也觉得自己猜对了!”只要不在工作状态,冯援增面对自己信任的人时,总是表现得有几分呆气。

    大家也知道他这习惯,也都是一笑了之。

    魏工信接过赵杉好意递过来的水,吹吹水面浮茶,笑着对赵杉说:“你这是明前的茶叶?”

    “呵呵,老家那儿给送来的,自家茶园产的茶叶,用自家的古方炒茶……怎么样,香吧?”

    赵杉一提到自家的茶叶,就是这么笑呵呵的。

    其实,在座的几位每年都会收到他送的茶叶,可是,只要提起自家的茶,他仍旧会不遗余力的表现出自豪的一面。

    “老赵,我媳妇儿那天还说了,你媳妇儿说,你离休之后,准备回老家茶园?”陈铎忽然想起这么回事儿,不禁问道。

    赵杉咧嘴点头:“是有这个打算,我们老家那儿空气宜人,最适合养老了。”

    “不过……”他话音一转,笑道,“我们家那俩不争气的娃儿,极有可能在京城扎根,我那口子嘴上答应和我回老家养老,可实际上,她哪里放得下孩子们?到最后,也就是每年采茶炒茶时,一起回老家住些时日罢了。”

    “那感情好!”陈铎好像松口气一样,拍拍赵杉的肩膀,“我那天一听,还吓了一大跳,以为你要抛弃我们哥儿几个呢!”

    “是啊!只要不是离开长久京城,说不得,到时候,我们还跟你回你老家住住呢!”沈亮和原先也是二大队的人,和赵杉关系也是匪浅。

    赵杉闻言,连连点头,应得极其大方:“好啊!欢迎欢迎啊!到时候,大家都来!咱们几个比赛爬山去!”

    一听爬山,众人兴致不低,围绕着“老当益壮和爬山”这个话题,热闹的说了起来。

    直到外面想起了训练的哨声,他们这才恍然,聊天儿聊的又偏了。

    冯援增聊的最高兴了,他最早就是在赵杉的老家那儿当兵的,虽然他老家不在那里。

    赵杉的话,勾起了他对那雾雨朦胧的地方,极大的怀念。

    不过,这怀念过后了,他恍然想起之前魏工信对他说的话:“老魏,你说让我查沈之行是怎么回事儿啊?”

    “……”你才反应过来么?←魏工信无语的看看天花板,这才看向一脸好奇的冯援增。

    心道,好在不管怎么样也是反应过来了,也该知足了。

    于是,自己告诫自己要知足的魏工信,一脸正色的跟冯援增道:“沈之行不同意改姓周的那年,是二十三年前的今天……也是从那一天起,沈知周彻底放弃沈之行,全力培养幼子周恒海。”

    “这……之间有什么关系么?”冯援增表示,他没有听懂。

    魏工信也不着急,点点头,仍旧不紧不慢、慢条斯理地说:“说起二十三年前,你当时也只是个二十三岁的小兵,老楚也刚十八岁,才入伍没几年吧?嗯?”

    “是!”楚铮点点头。

    冯援增也跟着应是。

    魏工信平静的说:“当时,我也只是刚刚迈进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恰好在距离老赵他们老家五百公里的地方执行公务。”

    提到公务,众人脸上那休闲式的表情消失不见,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脸上都浮现出郑重的表情。

    “就在二十三年前的五六月份,有一股势力悄悄的潜伏在南方地区,一直蛰伏不出……要不是我当时负责国外事宜的队友发出消息,我们还不知道那股力量竟然已经把触角伸到了国内。”

    “也就是在我们察觉到它们,准备循迹追查时,那股力量竟然又十分神秘的失踪了。”魏工信表情依旧平静,好像他们那场任务的失败很无关紧要一般,“而它们失踪的时间,恰好是在沈之行和沈知周父子决裂之后。”

    “你是说……这两者有联系?”冯援增有点儿瞠目,“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为什么就不可能呢?”魏工信反问。

    “当然不太可能啦!你想想,当时那沈之行他、他才多大啊!”冯援增磕巴几下之后,语速恢复了正常。

    “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他应该比老楚还小两岁。”陈铎想了想,回答道。

    “那他当时才十六啊!十六岁什么概念?我家那个侄子都十八岁了,还很傻白甜呢!”冯援增忙举例证明。

    “呵呵,你现在偶尔也很傻白甜。”魏工信一脸正经的表示,“人和人肯定不一样,而且……只有不在年高!”

    “呵呵。”被魏工信的举例给糊了一脸的冯援增表示,他听懂那厮话里“呵呵”的含义了。

    “好吧!”他点头,算是先妥协半步,“就算他心思深沉,你怎么就确定,他和那股力量有关系?”

    “我查了二十三年。”魏工信嘴角翘了起来,眼底尽是自信,“虽然后来,我调到了野战旅,但是,当初的任务线索却一直没断,上面儿也允许我一直关注着,所以,我自然有消息渠道……直到前不久,我们才有了明确的信息证明,那个名叫VR组织的人,再次接触了沈之行。”

    “那……你都查到了,那就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干什么还让我查他呢?”冯援增不明白,这事儿都有结果了,还有他什么事儿呢?

    “……”一直侃侃而谈的魏工信,被冯援增的话给弄的,登时不知该怎么说了。

    “冯啊,你说你,是怎么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的?怎么连这点儿事儿都闹不明白呢?”无语半天的魏工信,脸上浮现出了“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他看上去,很是头疼。

    “傻人有傻福呗!”沈亮和打了个喷嚏,一边儿擦鼻子,一边儿用浓重的鼻音说道。

    “傻子!”就连赵杉都用一种“怒其不争”的眼神儿看向冯援增。

    “啊?我、我、我……这是怎啦?好好儿的说这话,怎么就突然讨伐起我来了?”冯援增感到有点儿懵了。

    “你还没听出来啊?”**同情的拍拍懵了一脸的冯援增,直摇头。

    就连张至泓都低下头,不忍看冯援增那蠢萌又可怜的小眼神儿。

    “冯啊!”楚铮忍不住开口,提醒他,“你还记得咱们这个队伍的职务安排吗?你是负责调查线索汇集的啊!”

    “所以呢?”冯援增眨眨眼,“老魏不是已经提供了吗?我们按图索骥不就得了?”需要那么麻烦么!

    “可是,问题是,老魏提供的线索,来源呢?”楚铮听到冯援增的反问,嘴角不由得抖了几斗,似乎已经对他不忍直视了。

    “来源?不就是老魏……”冯援增刚指向魏工信,就不说话了,他已经想明白了。

    楚铮见他绕过来弯儿了,终于松口气:“老魏的消息,是他之前负责的任务的消息,他负责那项任务时,还不归咱们B军区管,所以,你要想拿到那条信息,必须要进行两个军区之间的申请,申请情报共享……明白?”

    “所以……这是我的活儿?”冯援增无奈的拍拍自己的额头,他自己都想跟自己说句“呆子”了。

    “这当然是你的活儿了!”魏工信一摊手,“我毕竟要避嫌不是?不然,我何必绕这么一个大圈子,给你讲故事呢?”

    只可惜,讲故事的人有心,听故事的人悟性太差,差点儿让就他直奔了主题!

    “还避嫌呢!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你透露的信息!”冯援增这会儿是越来越郁闷自己的智商值和情商值了。

    魏工信见他这般郁闷,忽地心情就好了许多:“看不看得出是一回事儿,该走的程序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别人是不是心知肚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得讲规矩!”

    “好吧!讲规矩!”冯援增知道自己斗嘴也不是魏工信的对手,只能偃旗息鼓。

    当然,偃旗息鼓不意味着他就会安静下来。

    他还好奇着呢!

    “老魏,你之前不是说沈之行人品还行么?怎么?他会勾结VR组织?要知道,这事儿已经落定,他可就是.叛.国.之人啦!”想起心里的疑问,冯援增就好像“过了这村儿,就没有这店儿”一样,赶紧问道。

    好么!他这还好奇呢!←众人闻言,皆是无语望天。

    这一刻,大家都对冯援增这个战友的好奇心,又有了新的认识。

    这一刻,大家也对他这个执着的好奇心服气了!

    “利用与反利用,这是个类似于永恒的话题,只看双方谁技高一筹了……毕竟,这是与虎谋皮的事儿呢!”感到服气之一的沈亮和,主动回答了他的问话,“沈之行未必真心投敌,也许,是想借用那股力量,给沈家注入一支强心剂,让它不至于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呼啦啦坍塌。”

    “可是,人不都说,那饿死的骆驼比马还大!就算沈家不行,只要不是大厦倾倒,他想带着沈家崛起,未必是太难的事儿,毕竟,你之前也说了,他很有能力。”

    冯援增说这话时,是以己及人,却不想,旁人未必会和他一样看得清楚明白。

    “很多人习惯了站在高处俯视一切,他们高高在上惯了,就不会容忍自己跌落尘埃!哪怕只是往下走半分,也不情愿。”沈亮和耸耸肩,拍拍冯援增,送了他一脸“你很天真”。

    被认定很天真的冯援增,将头扭开,不肯让自己被沈亮和气到。

    “我记得……沈之行来特战队特训时,也就是二十啷当岁,看上去,也不像是特别孤傲的人啊!很随和的!”陈铎摸摸下巴,回忆起自己记忆深处的那个青年。

    “呵呵。”沈亮和嫌弃的瞥了陈铎一眼,好像陈铎的记忆有多傻有多二一样,“记忆总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自行对里面的记载进行优化……更何况,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不过和咱们相处了些时日,每天大部分时间还是用在了训练上,你能对他有多深的了解。”

    “可你也承认他人品过关的!”冯援增见缝插针,指出沈亮和之前说过的话。

    “我是说过他人品还成!”沈亮和点头,“但是,‘还成’俩字,是指还可以,还不错,还凑合……不是完全的肯定。

    当然,说句公道话呢,他沈之行除了干过这种与虎谋皮的事儿,还真没干过其他天怒人怨伤天害理的事情,除了把他弟弟坑的智商不足情商欠费以外,真是个不错的人!”

    “……”原来,这就是沈亮和口中“人品还成”的人干过的事儿啊!

    呵呵,沈亮和对人品的要求,真的够低的。

    “老沈说的没错。”品会儿茶的魏工信,开口道,“据我所知,沈之行在二十三年前和VR组织有过联系之后,便与它们断了联系,直到前几个月,VR在我国内的人才又找到他,和他联系上了……不然,我们也不至于时至今日,才能确定他和VR组织有关联。”

    “啧啧,与虎谋皮哟~~哟!”沈亮和拉长了音调儿,怪里怪气的道,“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什么都能算计了!人家VR组织,才是真正的‘放长线钓大鱼’呢!且看吧!看看他这回到底是选择断尾求生,还是孤注一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