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第九百一十五章 众神商坊

      人群最热闹的地方,当属四扇屏风围拢的隔间,那里排成了长龙,都在焦急或忐忑的排着队。∩杂Ψ志Ψ虫∩

    排队的人如此,一个个进入隔间,至于出来者,有人志得意满,在辞鹤楼侍者的引领和无数人艳羡惊佩的注视下走向正门,也有人失魂落魄,受尽嘲笑与鄙夷,寂寥离去。

    当然,大多数人都难逃黯然离场的结局,能入楼者依旧是极少数。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有很多人乐此不彼的参与其中,都满怀憧憬,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个幸运儿。

    没有排队的人,则很多都在望着楼门那半幅对联出神,或是念念有词,或是蹙眉苦思,这样的人就更多了。

    刘恒先是排到队伍最后面,然后才抬头朝对联看去。

    “辞鹤楼的主人……不就是碧夫人么?”

    想起那个天机阁的女子,刘恒就觉得很神奇,以前他根本不信天下会有能算定人世的奇人,直到遇见了碧夫人。昔年断言一一应验,由不得他不信,至此他对这神秘的女子也充满了好奇。

    等到灵原秘境中,他得到了很多关于碧夫人的消息,才知道碧夫人在真正江湖拥有这么大的名气,即便是小牛魔提起这位碧夫人,都很是敬重。

    天机阁曾经被归为道家,虽说从未出过什么名震天下的先辈,但因为执掌奇物榜,又能够卜卦算命,所以地位超然。这种超然的地位,使得他们渐渐独立于道家之外,乃至百家之外,超然于整个江湖,又极受尊崇,于是就显得更加独树一帜。

    如果说天机阁在江湖独树一帜,那么碧夫人,就越发是其中独树一帜的存在。传闻其在卦易一道的天赋举世罕见,一入门就被天机阁齐齐钦定为下一任掌教,受尽荣宠。然而碧夫人天性似乎比她的天赋更不凡,古灵精怪,令整个天机阁都为之头疼不已,直到她算定了自己的夫君。

    九岁的碧夫人,有一天陪师父和师叔伯吃着午饭,突然就说出自己找到了未来的道侣,听说口气平淡得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倘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说不定会遭到狠狠斥责和教训,或是被长辈当做笑话来说,但说这话的是碧夫人,就没人会轻视了。

    天机阁老一辈商议许久,又问清楚碧夫人的确是认真的,竟真真当做了一件正经事来做。天机阁的人按着碧夫人的说法,在准确的时间准确的地点,果然找到了准确的人。碧夫人这夫君叫碧枕希,不仅名字普通,听闻样子也稀疏平常,非要挑出点特别的地方,就是个晓得读书的放羊孩童,常常趁着放羊的时候跑去私塾里偷听先生讲课。

    但这一点特别,相比起从一入天机阁就万众瞩目的碧夫人,实在不值一提,二者的差别,就像他们的距离一样远。一个在京都,一个在数万里之外荒漠边的小村庄,属于一辈子就不可能有机会相逢的两种人。

    以碧夫人的身份,就算挑选朱克理做夫君,也不会有人说她高攀,可以说遍天下的男子都由得她选。所以在得知她选定了这么一位未来夫君后,莫说天机阁上下,听到消息的天下各处俱是一片哗然。

    真真只能说她是碧夫人,不仅天机阁众多长辈左右不了她的决定,天下各处都在啧啧称奇之余,开始猜测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深意,这名不见经传的碧夫人的夫君,又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然而天机阁对碧枕希的保护,做到了极致,除却有数的几个人,再没有谁能找到碧枕希。据说连碧夫人自己,都曾说不能过早打扰他的人生,于是自从说过这件事,就没去看过自己夫君哪怕一眼。她都不曾去,别人就更不可能了,使得这位碧夫人的夫君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早早成了别人的夫君。

    ——————————————————————————————————————————————————————————————————————————————————————————————————————————————————————————————————————————————————————————————————————————————————————————————————————————————————

    人群最热闹的地方,当属四扇屏风围拢的隔间,那里排成了长龙,都在焦急或忐忑的排着队。

    排队的人如此,一个个进入隔间,至于出来者,有人志得意满,在辞鹤楼侍者的引领和无数人艳羡惊佩的注视下走向正门,也有人失魂落魄,受尽嘲笑与鄙夷,寂寥离去。

    当然,大多数人都难逃黯然离场的结局,能入楼者依旧是极少数。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有很多人乐此不彼的参与其中,都满怀憧憬,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个幸运儿。

    没有排队的人,则很多都在望着楼门那半幅对联出神,或是念念有词,或是蹙眉苦思,这样的人就更多了。

    刘恒先是排到队伍最后面,然后才抬头朝对联看去。

    “辞鹤楼的主人……不就是碧夫人么?”

    想起那个天机阁的女子,刘恒就觉得很神奇,以前他根本不信天下会有能算定人世的奇人,直到遇见了碧夫人。昔年断言一一应验,由不得他不信,至此他对这神秘的女子也充满了好奇。

    等到灵原秘境中,他得到了很多关于碧夫人的消息,才知道碧夫人在真正江湖拥有这么大的名气,即便是小牛魔提起这位碧夫人,都很是敬重。

    天机阁曾经被归为道家,虽说从未出过什么名震天下的先辈,但因为执掌奇物榜,又能够卜卦算命,所以地位超然。这种超然的地位,使得他们渐渐独立于道家之外,乃至百家之外,超然于整个江湖,又极受尊崇,于是就显得更加独树一帜。

    如果说天机阁在江湖独树一帜,那么碧夫人,就越发是其中独树一帜的存在。传闻其在卦易一道的天赋举世罕见,一入门就被天机阁齐齐钦定为下一任掌教,受尽荣宠。然而碧夫人天性似乎比她的天赋更不凡,古灵精怪,令整个天机阁都为之头疼不已,直到她算定了自己的夫君。

    九岁的碧夫人,有一天陪师父和师叔伯吃着午饭,突然就说出自己找到了未来的道侣,听说口气平淡得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倘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说不定会遭到狠狠斥责和教训,或是被长辈当做笑话来说,但说这话的是碧夫人,就没人会轻视了。

    天机阁老一辈商议许久,又问清楚碧夫人的确是认真的,竟真真当做了一件正经事来做。天机阁的人按着碧夫人的说法,在准确的时间准确的地点,果然找到了准确的人。碧夫人这夫君叫碧枕希,不仅名字普通,听闻样子也稀疏平常,非要挑出点特别的地方,就是个晓得读书的放羊孩童,常常趁着放羊的时候跑去私塾里偷听先生讲课。

    但这一点特别,相比起从一入天机阁就万众瞩目的碧夫人,实在不值一提,二者的差别,就像他们的距离一样远。一个在京都,一个在数万里之外荒漠边的小村庄,属于一辈子就不可能有机会相逢的两种人。

    以碧夫人的身份,就算挑选朱克理做夫君,也不会有人说她高攀,可以说遍天下的男子都由得她选。所以在得知她选定了这么一位未来夫君后,莫说天机阁上下,听到消息的天下各处俱是一片哗然。

    真真只能说她是碧夫人,不仅天机阁众多长辈左右不了她的决定,天下各处都在啧啧称奇之余,开始猜测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深意,这名不见经传的碧夫人的夫君,又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然而天机阁对碧枕希的保护,做到了极致,除却有数的几个人,再没有谁能找到碧枕希。据说连碧夫人自己,都曾说不能过早打扰他的人生,于是自从说过这件事,就没去看过自己夫君哪怕一眼。她都不曾去,别人就更不可能了,使得这位碧夫人的夫君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早早成了别人的夫君。

    人群最热闹的地方,当属四扇屏风围拢的隔间,那里排成了长龙,都在焦急或忐忑的排着队。

    排队的人如此,一个个进入隔间,至于出来者,有人志得意满,在辞鹤楼侍者的引领和无数人艳羡惊佩的注视下走向正门,也有人失魂落魄,受尽嘲笑与鄙夷,寂寥离去。

    当然,大多数人都难逃黯然离场的结局,能入楼者依旧是极少数。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有很多人乐此不彼的参与其中,都满怀憧憬,觉得自己会是下一个幸运儿。

    没有排队的人,则很多都在望着楼门那半幅对联出神,或是念念有词,或是蹙眉苦思,这样的人就更多了。

    刘恒先是排到队伍最后面,然后才抬头朝对联看去。

    “辞鹤楼的主人……不就是碧夫人么?”

    想起那个天机阁的女子,刘恒就觉得很神奇,以前他根本不信天下会有能算定人世的奇人,直到遇见了碧夫人。昔年断言一一应验,由不得他不信,至此他对这神秘的女子也充满了好奇。

    等到灵原秘境中,他得到了很多关于碧夫人的消息,才知道碧夫人在真正江湖拥有这么大的名气,即便是小牛魔提起这位碧夫人,都很是敬重。

    天机阁曾经被归为道家,虽说从未出过什么名震天下的先辈,但因为执掌奇物榜,又能够卜卦算命,所以地位超然。这种超然的地位,使得他们渐渐独立于道家之外,乃至百家之外,超然于整个江湖,又极受尊崇,于是就显得更加独树一帜。

    如果说天机阁在江湖独树一帜,那么碧夫人,就越发是其中独树一帜的存在。传闻其在卦易一道的天赋举世罕见,一入门就被天机阁齐齐钦定为下一任掌教,受尽荣宠。然而碧夫人天性似乎比她的天赋更不凡,古灵精怪,令整个天机阁都为之头疼不已,直到她算定了自己的夫君。

    九岁的碧夫人,有一天陪师父和师叔伯吃着午饭,突然就说出自己找到了未来的道侣,听说口气平淡得好像吃饭喝水一样。倘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说不定会遭到狠狠斥责和教训,或是被长辈当做笑话来说,但说这话的是碧夫人,就没人会轻视了。

    天机阁老一辈商议许久,又问清楚碧夫人的确是认真的,竟真真当做了一件正经事来做。天机阁的人按着碧夫人的说法,在准确的时间准确的地点,果然找到了准确的人。碧夫人这夫君叫碧枕希,不仅名字普通,听闻样子也稀疏平常,非要挑出点特别的地方,就是个晓得读书的放羊孩童,常常趁着放羊的时候跑去私塾里偷听先生讲课。

    但这一点特别,相比起从一入天机阁就万众瞩目的碧夫人,实在不值一提,二者的差别,就像他们的距离一样远。一个在京都,一个在数万里之外荒漠边的小村庄,属于一辈子就不可能有机会相逢的两种人。

    以碧夫人的身份,就算挑选朱克理做夫君,也不会有人说她高攀,可以说遍天下的男子都由得她选。所以在得知她选定了这么一位未来夫君后,莫说天机阁上下,听到消息的天下各处俱是一片哗然。

    真真只能说她是碧夫人,不仅天机阁众多长辈左右不了她的决定,天下各处都在啧啧称奇之余,开始猜测这背后是否有什么深意,这名不见经传的碧夫人的夫君,又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然而天机阁对碧枕希的保护,做到了极致,除却有数的几个人,再没有谁能找到碧枕希。据说连碧夫人自己,都曾说不能过早打扰他的人生,于是自从说过这件事,就没去看过自己夫君哪怕一眼。她都不曾去,别人就更不可能了,使得这位碧夫人的夫君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早早成了别人的夫君。

    然而天机阁对碧枕希的保护,做到了极致,除却有数的几个人,再没有谁能找到碧枕希。据说连碧夫人自己,都曾说不能过早打扰他的人生,于是自从说过这件事,就没去看过自己夫君哪怕一眼。她都不曾去,别人就更不可能了,使得这位碧夫人的夫君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早早成了别人的夫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