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杂志虫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神奇宝贝之富二代的逆袭 火影之幕后大BOSS系统 魔王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节 当家做主的人

      在周亚夫等人的陪同下,刘彻视察了这个新成立的‘离合武学’的校舍。〝杂∞志∞虫〝

    因为在一开始,周亚夫等人的目的就是要培养精英。

    准确的说,是培养他们的接班人。

    不管是政治上的,还是军事上的。

    所以,这离合武学是一所精英化军事院校。

    它要培养的,也是至少校尉以上的高级将官。

    自然,校舍也没有多大,拢共不过百五十个房间,但却都布置相当精致。

    不仅仅给每个学生的宿舍都放了书柜,柜子里摆满了各种兵书。

    有古代的《六韬》也有近代的《淮阴兵法》更有当代的《材官纪要》《强弩纪要》,若是换了一般人,恐怕仅仅是这些兵书,就足以一个让家訾小康的家庭彻底破产。

    因为这些兵书最便宜的一册,在少府也是标价五百钱的。

    至于那些《材官纪要》之类的当代大部头,动辄就是二三十万字,其价格一般都是三十金一套起售。

    不过,既然是周亚夫要购买这些书籍,少府自然不敢多要,只是收了点成本价。

    而在离合武学的校场中央,立着一块正方形的巨石。

    巨石之上,工匠们用刀削斧凿,描绘出整个已知世界的轮廓。

    汉在东方,宛如巨人,南起交趾,北至盐池,西及合黎山,东至北海,纵横数万里,疆土面积已经比秦代扩大了一倍还要多!

    几乎占据了先前千年,国人视线所及的任何已知区域。

    而在这个区域之外,是一个人们完全陌生,只在传说之中才有所耳闻的世界。

    那个穆王西巡,曾经路过的世界。

    传说中有西王母的世界。

    但在如今,汉室对这些地区也已经有所了解了。

    在这个巨石地图上西域诸国的名字,已经若隐若现。

    北匈奴占据的广袤地域,也被划分了出来。

    甚至还有远方的大夏、身毒之属,也被点了出来。

    望着这个巨大石制地图,刘彻也是心潮澎湃,他对周亚夫道:“卿有心了……”

    他知道,这是周亚夫特意准备的,而周亚夫是出了名的不会拍马,也不懂拍马。

    是以,这个石制浮雕地图,恐怕是他真的想这么做才准备的。

    这可比其他人一万句马屁,还让刘彻舒服。

    更何况……

    抚摸着这浮雕地图,刘彻知道,从今以后,所有来此上学的学生,每日早操和晚练,都会看到这个地图。

    整个世界在他们面前敞开,再没有比这个方式更能培养年轻人的侵略性和攻击性了。

    “能为陛下宏愿而努力,这是臣等的荣幸……”周亚夫微微笑着回答。

    刘彻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老臣,对他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朕今日来此,除了给卿等的这个武学祝贺之外,还有件事情,想与卿等商量商量……”刘彻笑眯眯的对周亚夫、郦寄和韩颓当三人说道。

    周亚夫一听刘彻的口气,心里面就知道有麻烦了。

    因为,他给刘彻当了八年丞相,对于这个年轻天子的举动和习惯,再熟悉不过了。

    商量,不就是要自己等人给他背书,或者去说服某些顽固分子。

    总之没有好事情!

    但……没办法。

    谁叫他是皇帝呢?

    “陛下旦请吩咐,臣等纵赴汤蹈火,也必定不辱君命……”周亚夫硬着头皮说道。

    “是这样的……”刘彻笑着道:“朕前些时日接到了合黎山一带的诸校尉联名上书,皆请迁屯垦团于合黎山一带,许日后河西为屯垦团之地……”

    周亚夫等人静静听着,而其他群臣更是纷纷竖起耳朵,不敢遗漏掉半个字。

    屯垦团在安东的发展,超出了几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自第一个屯垦团建立至今,屯垦团模式一共向安东移民几近八十万。

    他们开垦出了数百万亩土地,形成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城镇。

    并使得安东地区成为了一个鱼米之乡。

    根据少府报告,仅仅是在去年,仅仅是安东的屯垦团,其结余粮食便多达数百万石!

    在其他地方的百姓,还在为温饱发愁时,屯垦团的子弟们,已经能天天吃着面条、馒头、烧饼、粟米饭,时不时还能加餐。

    更可怕的是屯垦团同时还是一个畜牧大户。

    根据安东都护府统计,在各大屯垦团之中,平均每五个人就拥有一头牛或者挽马。

    这个比例冠绝全国,连关中都不能比!

    如今,军方在鼓噪要将屯垦团的制度复制到西方,去河西、西域开拓他们的新的基地。

    近日以来坊间为此争论不休。

    文官们对于这个屯垦团制度的扩大化可能忧心忡忡。

    虽然在安东,从去年开始就已经陆续有屯垦团开始从军转民,都护府也在这些解散后的屯垦团驻地新设地方县道官吏。

    但,这个并不能打消文官士大夫们的恐惧。

    因为,明眼人都发现了,虽然安东都护府解散了那些到期的屯垦团,还任命了县乡官吏,建立起了基层组织。

    但是……

    换汤不换药,当地的县令、蔷夫、县尉、典吏之属,依然是过去的屯垦团官吏。

    而且这一地区的百姓,虽然都转入民籍,各自分得土地、钱粮、耕具、牲畜、房屋。

    然而,他们与他们所属的那支军队之间的联系,却并未切断。

    在未来可见的数十年之内,那支军队与此地百姓的联系和感情都不会疏离。

    譬如羽林卫屯垦团在去年解散后,撤离当地的羽林卫现役教官们与百姓们抱头痛哭,依依惜别,送别人群甚至一将这些教官送到新化城。

    而在屯垦团的地区,军人说话,比文人说话有用多了。

    士大夫们对此恐惧不安。

    再让武人这么玩下去,将来,吾等斯文君子,何以自处?

    自开发考举后,这个世界的士大夫君子们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

    最开始,还只是一群泥腿子跟自己抢食吃。

    无所谓!

    左右寒门士子与他们也还算是一类人。

    至少有共同话题。

    但,随着武将地位不断提高,特别是当年那一条‘亭长、里正之选,退役、伤残士卒、将官其先’的诏命,让武人的势力,迅速的扩充到了地方基层。

    他们开始执掌起基层的话语权。

    随即,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

    被武人农村包围城市的士大夫们,只能是战战兢兢,在武人的淫威之下瑟瑟发抖。

    至于现在,据说,兰台在研究一个武将转业制度。

    以方便未来,武将们退役后的安置、安排。

    若在过去,士大夫们还可以拿着‘武人粗鄙,不足以与谋’的说辞来打压武人集团。

    但现在……

    比文化?

    以程不识为首的武将学霸集团表示毫无压力。

    在这个世界,程不识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

    他从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帅,变成了汉室第一个专注于研究军事理论的专家。

    他名下的著作,数以十计。

    他是胸甲骑兵战术的奠基人,也是汉家现行材官训练操典的撰写者,更是目前所有高级武将都必读的《离合书》的第一作者、总编辑。

    从目前来看,程不识很可能将成为汉室的克劳塞维茨。

    在这样的情况下,士大夫们自然对武将们的权势的继续扩张充满警惕——再让这些武将这么膨胀下去,说不定未来,汉室可能出现法律:非从军不得为吏,非服役不得立嗣……

    只有入伍为军士,才有资格参与官员选拔和考举;只有曾经有过服役履历的人才能继承家业。

    而这可不是开玩笑,更非杞人忧天。

    而是……

    这位当今天子,某次与梁王游猎之时说过的一个畅想。

    虽然没有得到过证实,但刘家皇帝的脑洞向来很大。

    万一是真的?

    咋办?

    所以士大夫们这一次是卯足劲,不想让武将势力再这么膨胀下去。

    此刻,当刘彻公开提起此事,谁敢不留心观察和侧耳倾听呢?

    周亚夫却只是稍稍一想,就笑道:“陛下何不准其等之奏?”

    “安东屯垦团,数年以来,卓有成效,天下皆知,其岁收粟米千万石,安民以百万计……”

    对于周亚夫来说,他才懒得去理会文官士大夫们的那点小算盘和小九九呢。

    在他看来,屯垦团有什么坏处吗?

    没有!

    军事化管理和统一集体劳动,大大加强了移民的生存率和垦荒效率。

    而且,屯垦团本身还是一个大熔炉,它能将来自天南地北的不同人融为一家。

    更重要的是,在屯垦团移民还能学到各种他们之前不可能接触到的技能。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看少府统计的数据。

    在现在,在整个天下,什么地方的工匠数量最多?

    答案是安东。

    其铁匠和木匠人数更是数以万计。

    而在关中,所有的木匠和铁匠加起来,也不过万余而已。

    你要知道,关中人口是安东人口(汉移民包括归化民)的两三倍!

    屯垦团如此成功,怎么能不继续推广?

    在周亚夫眼里,不支持屯垦团的人,不是蠢货,就是别有用心之人。

    所以他毫不畏惧的表露了自己的态度。

    刘彻需要的,正是周亚夫的背书。

    有了周亚夫支持,再通过廷议,做出决断,那么,某些苍蝇嗡嗡嗡之声就可以无视了。

    这个国家,当家做主的,终究是武将,是枪杆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返回杂志虫首页